恒耀平台注册-官网恒耀平台注册-官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恒耀注册官网 抗“疫”76天记:快递小哥眼中的别样武汉

在经历了76个“孤独”的日夜后,武汉也终于迎来了解封的日子。

根据解封计划,4月8日零时起,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制措施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。这意味着,这座素有“九省通衢”之称的城市在封控数月后转向“重启”。这一时刻,所有人都在期盼着。

“这一天终于来了。”从因“封城”而被滞留后的不安与焦躁,到决定当义工帮忙配送物资时的充实与淡定,再到复工后的忙碌与安心……武汉“封城”的76天,无不深刻影响着滞留在汉的每一个人,黄杰便是其中一个。


快递员黄杰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张建 摄

作为一名快递员,黄杰此前每天的日常就是奔走于武汉的各个街角。对于这座城市,他再熟悉不过了。然而,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,也让他看到了武汉此前从未展现过的一面。因此,过去的76个日夜,在武汉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中,黄杰也如很多人一样重新调整自己的生活步调,书写着自己的抗“疫”故事。以下为黄杰的自述。

滞留

我叫黄杰,90后,我中学毕业后就从荆州来武汉了,起先两年无所事事,到处玩。武汉虽然很大,但我还是很早就把它玩遍了,长江大桥、黄鹤楼什么的,去了无数次。

后来我去厂里上班,很多类型的工作都做过,焊工是做得最久的,做了七八年,混到了厂里的一级焊工,算是我们内部最高的级别。工作地点也换了几个,武汉、河南这些地方都去过。

不过,2016年4月我回到武汉,开始做快递了。我现在做着一个菜鸟驿站,同时,也在中通快递武汉片区负责汉阳老关新城这边的快递业务。我不知道别人对我的定位是什么,反正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“送快递的”。虽然辛苦一点,但是自力更生,现在自己生活上也没有太多压力,我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挺好的。

我这个菜鸟驿站,算上我,一共三个人,一个仙桃人,另一个是我的老乡、发小,也是荆州人,他们俩1月20号就走了,我一个人留守在门店,将剩下的快递送完。

我原本计划是23号下午回老家。23号那天,我想着把剩下的快递送完,可等送完想走的时候,武汉就“封城”了。

听到消息,(我)当时很惊讶,武汉这么大一个城市,怎么说封就封了,封得了吗?但后来听说,很多人开车想连夜出城,都没成功,才感觉这次是来真的。我爸给我打电话,问我怎么样了,我说没事,好着呢,不用担心。可你说,遇上这种事,能不担心吗?

封城之后,一开始那几天,就感觉蛮痛苦,挺郁闷的。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怕倒是不怕,就担心会饿死在这里。

从除夕开始,直到初五,我都一个人住在菜鸟驿站,没事就睡觉,睡醒了就看小说、玩游戏,除了上厕所,没离开过房间。睡得最久的一次,从早上七点钟,睡到第二天凌晨三点钟,睁开眼外面一片黑,实在饿得不行,反正生活规律全都被打乱了。

不过我发现外卖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,封城之后竟然外卖一直都还有,所以我在初五之前每天都是吃外卖。那几天每次点完外卖,就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外卖小哥的小图标,一点点挪到餐厅,又一点点地送到门口。感觉自己特别无聊,但也没什么事好做。

小哥把餐送到,也不敲门,也不见面,他就把东西放在门口,发个短信,说你的餐到了,我走了,现在传染病严重,我们就不见面了。

初五晚上,有个开小超市的老板从荆州跑回来了,给我打电话,约我去他那里吃一点。挂了电话,我就出门了。这是除夕之后我第一次出门。我在驿站里找了个口罩戴上,披上一件大羽绒服,心里把它当成防护服。说心里话,看了好几天的疫情新闻,我也担心被感染,路上我能少吸一口空气,就少吸一口。

我这个朋友年前已经回荆州了,我说这里都那么严重了,你还出来干吗?他说,从武汉回去的朋友,很多都已经隔离了,谁知道要隔离到什么时候,刚好这边在招志愿者,就跑来了。

我们吃到晚上九点才散,走的时候,我跟我那个朋友说,反正也无聊,刚好你们也需要大车送东西,不然我也跟你们一块儿去当义工吧,给医院送口罩、防护服啥的。

义工

因为也是自发的民间组织,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手续,当时就直接量了一下体温,登记一下就好了。口罩、防护服这种东西倒是都会发。

初六上午九点,我就有了任务,负责后方统筹的人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送一批物资。接完电话后我就自己一人,开上快递车,到麦德龙的一个仓库装货。大概拖了三托盘,有牛奶、八宝粥、士力架等物资,最后人家也送了我一点牛奶。

第一次去医院,很害怕。一路上,我都在怕医院有人,医院肯定都是病人,人一多,我就会被感染,特别恐惧,手心都是汗。但是一到那儿,竟然看不到人,特别安静,跟想象中不太一样。但后来我很快发现,哪怕没人,我还是同样害怕,甚至更害怕。

说实话,我身体一直很好,起码有十几年没去过医院了。只是,那时大家都在传,很多人发病的时候,没有药治,没有医生治,看着你倒下去。加上自己当时在网上看到有一个家庭五口人都感染病毒去世了,就更加担心。

这是我第一次的经历。还好有惊无险,我后来又陆陆续续给不少医院运过物资,心态就好很多了。

从初六开始,我就一直在外面当义工,力所能及的事情都做,这样自己也就不会待在自己那小房间里东想西想。不过,我还是最喜欢开长途去送物资。因为送了那么多次后,我其实就能发现现在整个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变化。

怕人!一开始我以为就我是这样的,后来发现,所有人都一样。好不容易在外面见到个人吧,人家都是躲着你的,要么就赶紧跑了,要不就是要跟你保持一定的距离,这种感觉让我不太好受。

所以有一次,武汉很多医院物资都很缺,我就去了一趟仙桃,那里都是做防护服的工厂,拉了一批物资回来。我们开了三个车,以前我没去过仙桃,也没开车上过高速,第一次上去就觉得,哇,好空旷啊!那车开的,真舒服,没人拦你,也没有车,能开到120、130码,有时候还“踹”到140了。真的,你很难相信,整条高速上,只有我们三辆车。其实,回想起来,这几天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的,只有那两个小时,最让我放松,一路凉风吹着,感觉特别健康。

后来,因为在工作群里时常会看到快要复工的消息,所以我大概是在2月17号结束了我当义工的生活。当时还有人叫我去那种隔离酒店当门卫,就是看有没有人跑出来,一天也有几百块钱。可我不去,我是有工作的人,还要送快递呢,毕竟每天都在外面跑,终究还是存在感染的风险,所以我17号后就开始自己在家隔离。隔离的这段时间,生活又回到初五前的状态了,每天就是点外卖、玩手机、看电视和睡觉。

复工

在群里看他们(同事)一直在说,我自己也很激动,很想复工。不过虽然武汉宣布快递全面复工是在3月20号开始的,但是我是23号开始到的公司。因为一开始虽然说是全面复工,但是很多人员都没有到齐,比如中转站没人我们也送不了,这都是一环扣一环的。

一开始的时候还好,件量就几个,但后来我看新闻说到岗的人越来越多,中转部门都有四百多人,分拣线也都开了,所以到25号,包裹就开始变多了。

快递员黄杰在扫描快件

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张建 摄

其实件量可能就比平常多个10%左右,但是我们都送不出去,所以那几天的状态就跟“双11”一样。因为以前我们一般都是把包裹扫描完,直接送到菜鸟驿站就可以了,但是现在进不去小区,只能把包裹送到门口,然后给收件人打电话,很多都左打也不来,右打也不来,所以件比较难送。

一个电话一分钟,一个小区300个电话,你打完半天时间就没了,这是蛮磨人的事。一个个小区去推,有些挺大的小区一个小区就几百个包裹,然后就要一个一个打电话,最后一天下来差不多就送出去三百多个包裹,愿意来拿的就都拿走了,没拿的就打包带走,之后再送或者当问题件处理。

我们以前一天最多的时候能送1000多件,正常也能送700多件,但是现在最多送三四百单。这还是要早上7点起来开始送,送到晚上9点。

复工这么些天过去了,现在我们这边这一片好像还有两三个小区没送,估计还需要两三天时间,才能把之前23号到30号堆积的货清掉,因为有的小区还没有全面开,有的小区还是越来越严格。听他们说还有复发的,或者有的地方还有国外回来的。昨天听我一个同事讲,他负责的那个小区有个隔离的人员回来了,所以他决定先送别的小区,他也怕呀。

不过还好,公司给了两天的缓冲时间,平常五车到六车货差不多一两万件,30几个承包去分。复工后一开始也是这么去拉的,但是后来公司发现现在的送货效率可能比不过之前,所以这几天公司开始减少给我们派发快件的量,多给出两天时间缓冲,这样才能在清理掉堆积的货物,再派发之后的件,我觉得还挺好的。

到4月1号,我这边的小区都陆陆续续开放完,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,因为我们可以把货送到菜鸟驿站去了。我就觉得对于我们三通一达来说,现在这种时候,没有哪个快递在没有快递驿站的情况下,可以把包裹处理干净,因为有些小区的住户不在家,这种就送不出去,一送不出去就滞留,一滞留就堵着,堵着后面就不送了。这种件只有送达快递驿站,才是最好的处理(方式)。

我现在就希望疫情早日结束,大家都恢复正常的生活。可能4月8号武汉正式解封时,我们快递也可以回到疫情前的那个状态了吧。那时候我也可以多跑跑,有时间还能回家看看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恒耀平台注册-官网 » 恒耀注册官网 抗“疫”76天记:快递小哥眼中的别样武汉
分享到: 更多 (0)

热门推荐

主管Q87731478

联系我们